「每個季節都有獨特的味道與聲音,冬天,厚重的羊毛襪在火爐旁逐漸乾燥的氣味,春天是黑色土壤變暖和所發出的味道,以及回家的烏鴉聲,夏天帶來了楊柳的氣味,和沙沙作響的樹葉,泥潭裡的蛙鳴,以及蚱蜢…」

這是一個老調音師 Verne Edquist 回憶小時候對季節的印象,他六歲生了一場病以後,就過著盲人的生活,而他也恰好是鼎鼎大名鋼琴家顧爾德 (Glenn Gould) 生前的調音師。

調音師總是音樂演奏的幕後英雄,世人常常不知道他們的名字,不太能體會他們的重要性。終其一生,顧爾德最信任的鋼琴是史坦威 CD318,他覺得 CD318 才能發出他要的巴哈的聲響,最信任的調音師則是 Verne Edquist。他第一次要 Edquist 去家裡給另一台鋼琴調音,竟然被這個盲人拒絕,因為那台鋼琴不太值得他花時間來調,連顧爾德都被這樣的職人尊嚴嚇了一跳。

每次顧爾德要進行徹夜的錄音的時候,就會請 Edquist 待命隨時幫鋼琴調音,在那沒完沒了的錄音中間,顧爾德會分享給Edquist 他那著名的「雙份加雙份咖啡」 (double doubles)--濃得不得了的黑咖啡,加上兩顆糖,超大份鮮奶油。Edquist 則會婉轉的拒絕,那種飲料實在只有顧爾德喝的下去。

有人說每個偉大的演奏家背後,都有一個偉大的調音師。顧爾德去世得非常早,下面這個「哥德堡變奏曲」錄於他死前一年,你可以聽到顧爾德忘情的隨著巴哈不斷哼和,而眼盲的 Edquist 在哪裏呢?也許正拿著調音棒,隨著 CD318 起舞吧。

[youtube video_id=”N2YMSt3yfko” width=”640″ height=”360″ ]

 
[products_slider title=”那麼調音師可能喝什麼咖啡呢?” per_page=”8″ featured=”yes” latest=”no” best_sellers=”no” on_sale=”no” category=”0″ orderby=”menu_order” order=”desc” layout=”default” 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