所有的比賽,與生命中所有的事件一樣,都是在機會、斟酌、期待、不確定、冒險、交替著回憶而發生的。

連續兩年投入同一個世界賽,是大膽,是愚蠢、是勇敢、還是有著什麼未講完的話語?在 WCE 的世界賽事裡,挑戰同一項目兩次世界冠軍,在許多人看來是十分冒險的。

Dan Fellows 做到了,他是 2018 、2019 兩屆咖啡調酒大賽 (World Coffee in Good Spirits championship;WCIGS) 的世界冠軍。有人問他,為什麼要第二次參加同一個比賽,他說今年的咖啡調酒飲品,是他想了兩年的作品,他一定要在世界賽裡做出來。他做出來了,並且他做到了,做到了破天荒的兩次世界冠軍。

他在十八歲那年,第一次到調酒吧工作,同時認識了咖啡,這是他生命的轉折點,從此與咖啡/調酒結下不解緣。

2012 年,他在約克大學讀書的時候,開始在英國 Origin coffee 工作,同一年,他開始參與 WCE 的咖啡調酒大賽系列,並且得到英國冠軍。但是在韓國首爾的世界賽舞台上,他的愛樂壓出了問題,只拿到世界第四。2016 年,他贏得英國咖啡師大賽冠軍,並且在都柏林的世界賽得到第 9。去年 2018 ,他終於如願以償,在巴西拿下他的第一座世界咖啡調酒冠軍。

在他看來咖啡調酒最有趣的地方在於,可以創造出全新、有趣的概念、風味頻譜,在咖啡的世界與調酒的世界之間,建立一個新的關系。在咖啡調酒賽裡,咖啡師必須充分了解飲料的每一個成分,以及成分彼此之間會如何作用,得到什麼效果。

有趣的是,贏得 2018 年冠軍之後,他知道他應該在 2019 年的演示裡做什麼。我們有沒有同樣的經驗,就是在一次重大的表演或演講之後,知道下一次該怎麼做可以更完美,更可以表現心裡所想的。

Dan Fellows 2019 年的咖啡調酒之一,咖啡是冷凍處理法的實驗批次,靈感來源於他所喜愛的冰酒與血橙。冰酒是利用冷凍葡萄後榨汁釀造而得。他不禁想試試在加工處理過程中,把咖啡鮮果冷凍後,會得到什麼結果。他找到了哥斯大黎加的兩位咖農進行這個嘗試。而他搭配的烈酒就是冰酒,以及在冰酒桶中熟成的格蘭菲迪 21 年冰風暴 (Glenfiddich Winter Storm)。

至於愛爾蘭咖啡項目,他採用的咖啡是洪都拉斯的黑蜜處理瑰夏,搭配的烈酒則是在波旁桶熟成的格蘭菲迪威士忌,以及在雪莉桶桶熟成的噶瑪蘭威士忌 Solist PX,噶瑪蘭這支威士忌得到 2018 是世界威士忌大獎 (World Whiskies Awards) 的金牌獎。

這兩年的比賽,柏林與巴西在整體概念、處理法的選擇、烈酒的搭配完全不同。2019 年的 Dan Fellows 展現了更成熟的風格,彷彿一年的時間裡,他就從青年蛻變為壯年。為什麼不可能呢?他成功挑戰兩次世界冠軍。畢竟,他挑戰的不是別人,而是他自己,將自己再一次推向世界咖啡調酒的巔峰。

我們即將在倫敦,世界調酒之都,錄製 Dan Fellows 的課程,這將是一個多麼令人熱血的旅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