兩個人愛上同一支豆,是不是就會覺得格外有話聊?

今年「世界盃沖煮大賽」(World Brewers Cup) 挪威代表 Odd-Steinar Tøllefsen,以「西蒙阿拜」(Semeon Abay) 這支豆奪得冠軍,讓我們不由得感覺分外親切。西蒙阿拜是《烘焙家》架上一支令人驚豔的咖啡,由擅長淺烘的 Chris Liao 烘焙,濃烈的鳳梨、百香果、芒果、與噴發氣泡般的花香,讓我們簡直不敢置信世界上有這麼特殊的咖啡!

Odd-Steinar 是 Supreme Roastworks 的三位創辦人之一,SRW 是挪威奧斯陸的烘豆坊/咖啡館,距離我們上次介紹的 Java 咖啡吧走路才 17 分鐘 (Google map 說的)。成立於 2008 年,比 Tim Wendelboe 咖啡館開張晚一年,但是因為前幾年都只是烘豆坊,以批發生意為主,不見得是消費者耳熟能詳的品牌。一直到 2013 年開了咖啡館後,聲譽鵲起,一般人才知道他們烘焙的好咖啡。2014 年 4 月 19 日,Tim Wendelboe 咖啡館因為地板施工,在 Twitter 說:「今日不營業,如果想喝咖啡,推薦大家到 Supreme Roastworks!」

Supreme Roastworks 也覺得西蒙阿拜這麼好,讓我們在心裡深深鬆了一口氣,因為西蒙阿拜是《烘焙家》成立以來買過最昂貴的一支生豆,也是熟豆零售價最不親民的一支「頂級精選」!

supremeroastworks shop

Odd-Steinar 去年 2014 也代表挪威參加世界盃,當時用的就是西蒙阿拜的前身--Nekisse,Ninety Plus 衣索比西達摩產區的日曬豆,台灣常譯為「真心話」。在去年的世界盃決賽中,Odd-Steidar 拿到第四,為了捲土重來,他跑去 Ninety Plus 巴拿馬的瑰夏莊園,尋找今年的比賽豆,最後,Odd-Steinar 仍然沒有選擇瑰夏,而是回到他的最愛 Nekisse。

只不過這次他帶去瑞典比賽的是西蒙阿拜,進階版的 Nekisse,同樣是西達摩的小農採集的櫻桃,但由西蒙阿拜進行獨創的處理。第一階段先花好幾天的時間,果實鋪在在高架棚床上薄薄一層乾燥,第二階段增加到三層厚度,繼續曝曬,每隔幾個小時就翻動一次,而且在每天氣溫最炎熱的時候費心遮蔭,反覆篩選。整體而言,這是一個極度漫長、費工費力的日曬過程。

西蒙阿拜原來並非咖啡農,他年輕時讀的是電影,做過電視演員,後來到美國發展,陰錯陽差成為 Novo 的首席烘豆師。在事業如日中天的時後,卻不幸罹患癌症,醫生宣佈無藥可治,不得不從美國回鄉衣索比亞,等待生命終點,沒想到竟然奇蹟式的活了下來,撿回一條命。他在衣索比亞繼續為老東家 Ninety Plus 工作,一年半以前,他開始以大膽的實驗精神處理 Nekisse,結果在杯測桌上一支獨秀,遠遠超越其他所有 Nienty Plus!去年,Ninety Plus 把這支豆列入「創作者系列」(Maker Series)正式推出,就取名為西蒙阿拜,產量極少,據說全球產量僅有 7 袋。由於對這支豆太驚豔,我們寫過不只一篇文章介紹:《如果你曾在 Novo 喝過咖啡?》、《衣索比亞之子》,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參考。

除了西蒙阿拜,Odd-Steinar 在今年的比賽中,還是使用來自挪威西海岸的礦泉水,仍然使用 Hario V60 濾杯,燜蒸時間 45 秒。不過全部沖泡時間從去年的 3 分鐘,稍稍延長為 3 分 30 秒,另外他原來使用 Hario 雲朵手沖壺手沖,這次改用 Bonavita 可控溫電水壺,對於溫度的控制可以更為精準。整體而言,沖煮手法並沒有什麼特別,唯一的創新,就是 Odd-Steinar 在使用 Acaia 電子秤沖煮的同時,讓評審打開 iPhone 手機上的 Acaia App,即時監控他每一段的注水秒數與水量!真是刺激。

Odd-Steiner-Tollefsen brewing

看 Odd-Steinar 在世界盃的表現頗有架勢,但他根本不是咖啡吧台手出身,他原來是攝影師,只是常去挪威 Java/Mocca 咖啡館喝咖啡,認識原來在那裏工作的兩位員工:Joar Christoffersen 與 Magnus Lindskog。2008 年 5 月,Joar 與 Magnus 創立了 Supreme Roastworks 小烘豆坊,位於奧斯陸附近一個舊車庫裡,用 Diedrich 12 kg 烘豆機,為其他咖啡館、餐廳烘焙咖啡豆。他們對烘焙的想法很簡單:「儘可能烘焙的越溫柔越好,讓豆子更甜。」他們不會為不同的沖煮方式,製作不同烘焙度的豆子,一個烘焙度,適用義式、手沖、法國壓!除了手沖外,店裡用的義式機是 La Marzocco 的 Strada。

Odd Steinar 是 Supreme Roastworks 第三位、最後才加入的創辦人,應該算是一種「熟客變老闆」的機緣吧!他在 2012 年加入後。次年 2013 年 2 月,三位老闆就在奧斯陸的 Grünerløkka 開了咖啡館,展示自家烘的豆子,順便現場賣賣咖啡。出乎意料,只有兩、三張桌子的 Supreme Roastworks 一開張,就吸引大批顧客上門,搖身一變成為奧斯陸最熱門的必訪咖啡館。Odd-Steinar 最喜歡日曬處理法,如果親訪 Supreme Roastworks,請千萬試試日曬豆!

Odd Steinar Tøllefsen 到底有多愛這支西蒙阿拜啊?根據 Sprudge 網站的報導,他贏得世界冠軍後,就按照他事前的預告,把新生嬰兒取名為 Love Sidamo Tøllefsen!哈哈!

對同一支咖啡的喜愛,讓世界上不同地方的人可以嚐到到同一口難忘的滋味!好神奇!

《烘焙家》架上的部分衣索比亞咖啡豆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