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tegory Archives: 咖啡議題

墨西哥 頑強的南方咖啡「魔術的國度」

從小大家都叫他 Memo,這個外號一直跟著他到現在。17歲的時候,墨西哥最大的球會 América 教練 Leo Beenhakker 看上他的守門技巧,破天荒選擇他為守門員,球會歷史上從未有過這麼年輕的守門員。

上一次 2010 世界杯,當時的墨西哥教練用了另外一位守門,Memo 坐冷板凳,整個賽事都沒機會下場踢球。但由於他在球會的表現相當優異,2011 年,他終於因緣際會,有機會到法國踢球。但 2011 年 5 月天外飛來橫禍,Memo 與其他另 5 位墨西哥球員都沒有通過 clenbuterol 藥物測試,雖然兩個月後調查報告出爐,證實他們是吃了受感染的肉,但是在那兩個月之間,他錯失了歐洲最大球會之一法國「巴黎聖傑曼」(Paris Saint-Germain) 簽下他的機會,連同所有原來預定的合約都泡湯,最後只剩下 Ajaccio。
Continue reading…

哥斯大黎加 全世界最快樂的國家 咖啡革命

關於哥斯大黎加,除了他們的咖啡聞名於世,有幾件事值得一提。

根據荷蘭經濟學家 Ruut Veenhoven 的全球問卷調查,覺得自己「快樂」的國民比例,哥斯大黎加在全世界 149 個國家中名列第一,超過挪威、瑞典、冰島這些北歐國家。在生態保護與永續環境的經營上,哥斯大黎加是全球第三名,僅次於冰島與瑞士。
Continue reading…

巴西 山多士咖啡 比利 Neymar

足球與咖啡在巴西巧妙的結合在一起。巴西是世界杯歷史上,唯一奪得五次冠軍的國家,對足球的著迷與瘋狂程度,任一國家都望塵莫及,而巴西又是全世界最大咖啡生產國,產量占全世界三分之一,可說是最重要的商業豆生產國之一。今年初巴西遭逢幾十年未有的乾旱,造成全球咖啡期貨價格飆高,各地商業豆批發價格紛紛上漲,不少咖啡館都感受到了巴西氣候變遷帶來的巨大壓力。 Continue reading…

2014年是咖啡葉鏽病爆發年?

由於中美洲的咖啡葉鏽病持續擴散,今年舉行了「第一屆世界咖啡葉鏽病高峰會」 (first international coffee rust summit) ,由Promecafe(拉丁美洲咖啡生產商組成的 consortium)召開,非營利組織「世界咖啡研究協會」(world coffee research) 以及 Anacafe (瓜地馬拉全國咖啡協會) 協辦。高峰會於四月底在瓜地馬拉舉行,大會的討論紀錄與報告則剛剛發佈。

Continue reading…